kagari

【HQ】【ABO】乌野男子排球部alpha自律委员会

太太真棒!

万物生时诵诗书:

文案:


乌野排球部的alpha们从互相监督发展成狼狈为奸的悲伤故事。


Attention:


非典型ABO,omega,beta和alpha并没有体能、智力和性格上的差异,无性别歧视社会设定。


唯一的差别是alpha有天生的攻击性和狩猎欲,另外两性没有。


本篇大地主视角,CP为影日,大菅,月山,东西。


与这篇对应的omega们的故事请点击:→链接←


本篇没有omega篇那么小清新,而是一个有点咸湿的alpha们的故事233




正文:


乌野排球部主将泽村大地建了一个群,把乌野排球部的alpha们全拉了进来,然后起了个伟光正的群名——


乌野排球部alpha自律互督群(5)


[群公告]:此群为乌野排球部alpha成员之间互相监督,互相帮助,每日汇报日程以及任何身心问题寻求帮助的地方。


缘下


>我没看错吧??居然开了这个群???


二传魂


>这群……是什么?


阴晴圆缺


>呵呵,群公告写的那么清楚,国王大人看不懂吗?


二传魂


>哈?!你说什么呢月岛!?!


七转八起


>别吵了!


七转八起


>自从一年级新生加入之后,我们部的omega增加到四人。今天suga跟我说,因为我们部alpha的比例是全校社团里最高的,因此对于部里的omega来说会有些让人担忧的影响,虽然大家都不是故意的,但是毕竟到了这个年纪,有些事情难以控制,因此大家一旦有什么身体或者心理上的问题,一定要在这个群里提出,我们一起解决,以防社团里的AO产生不必要的互相影响。


缘下


>日向和山口都是omega啊?看不出来呢。日向那个弹跳力和体力,还有赛场上的攻击力,居然是omega?


缘下


>还有山口的身高看起来也不像呢,不过自从见识到西谷那个战斗力爆表的omega,现在来什么类型的我都不会觉得奇怪了……


谨贺新年


>是、是啊……


缘下


>楼上一看就知道是心有余悸的知情人2333


二传魂


>日向是omiga啊……


缘下


>影山这一个若有所思的省略号很有故事哦~


阴晴圆缺


>还有,omega拼错了。


二传魂


>月岛!!






泽村大地同学最近很头疼,自从进入新年度之后,一年级新生的到来毫无疑问为乌野排球部注入了新鲜血液,但是危机也依然存在。


高中生,十五六岁,如果说这正是看到树缝都能勃起的年龄,那对于alpha们来说就是只要有树,不要缝都能硬的程度了。虽然排球部的alpha们大部分的热情都给了排球这项运动本身,平时的互动也都在团结友爱的大框架下进行,但是身为过来人的泽村大地还是有些不放心。


毕竟他当年就是十五岁的时候……咳咳,总之,就算广义上大家都是男孩子,也不能轻视性别带来的压力,也许田中成田木下他们这些永远不用担心被激素操纵的beta们无法理解,但是感同身受的泽村还是很懂alpha这种奇妙的动物有多么麻烦。


作为凌驾于六种性别顶端的存在,alpha们以女性alpha为最强的存在(比如说清水洁子),她们在拥有和男性alpha同等“战斗力”的同时,还拥有比男性alpha强悍得多的抗干扰能力,omega发情期满天乱飘的信息素对于她们来说是完全可以控制的小case,屏蔽信息素的影响对于她们来说就跟捂着鼻子走过喷着浓烈香水的路人一样轻松,在这一点上,她们可以说甩了动不动就被omega忽悠得找不着北的男性alpha不止一条街。


而男性alpha不但容易被吸引发情,还容易X虫上脑,高中体育社团本来就是挥洒汗水和荷尔蒙的地方,稍微一不注意就会搞出小红本的剧情来,尤其是乌野这帮问题少年,更是不让大地爸爸放心。


比如说乌野排球部的王牌东峰旭,标准的怂派alpha,日常看起来比omega还无害,但是怂归怂,alpha依然是alpha,别看他现在一副“想起我家夕发情期全武行就吓得小心脏砰砰跳”的样子,实际上当时他自己才比较像一头攻击领域全开的狮子,靠近西谷的人无论AB还是O,都被这个眼神凶恶的胡子alpha盯得不敢动。


月岛一看就是个段数高的,不但思维清晰,嘴巴还毒,比赛的时候连白鸟泽的牛岛都能拦下来,其攻击力和好胜心可见一斑。还好他日常都是“低电量”模式,训练都不怎么来劲,大概更提不起兴趣去和哪个omega纠缠吧。


影山应该也是比较让人放心的,如果说这个年龄段的alpha只要有树,不要缝都能硬,那影山大概就是笨得找不着树的那一类。


嗯,没毛病。






没毛病才怪呢!


菅原拧着泽村大地的手臂气呼呼地瞪他,泽村被搞得没办法,只好把人搂着让他坐好,然后小心翼翼地问他发生了什么事。


“大地你要管好一年级的alpha啊!”菅原拍掉泽村放在自己腰上的手,一脸气鼓鼓:“今天日向跟我说影山总是盯着他看,搞得他很紧张。”


“盯着他看?不会是要打架吧?”联想到两人第一天把教导主任假发打飞的“光荣事迹”,泽村心头一紧。


“要是打架就好了!”菅原一个手刀敲在泽村腰侧,“你差不多也该用看待大人的眼光看待影山了吧?虽然他是比较迟钝,但再迟钝也是alpha啊?”


不,他找不到树的。泽村心里想,一边抬眼细细打量着自己的这颗“树”:身材纤长,皮肤细腻,五官端丽,内心温柔,菅原什么都好,就是这个脾气……


“大地!你有没有在听我说?!”


“啊?……哦,不用担心影山,他是个单细胞,就算青春期有些困扰,估计也会被那个排球白痴忽视的。”斟酌了一下,泽村摊了摊手。


“话是这么说……”菅原皱起了眉,“但是大地你也不可以犯马虎不管他们,万一哪天一年级的alpha有什么问题,那可就是你这个主将管理不力了。”


泽村一边回答着“好的好的”一边拍着菅原的背让他放宽心,影山和日向那俩都是这方面的白痴,不会出什么事的。转念一想,还是得再跟那群愣头愣脑的家伙强调一遍,免得菅原一直担心。


乌野排球部alpha自律互督群(5)


七转八起


>大家来汇报一下今天的情况。


缘下


>是!今天一切正常,田中知道有这个群之后吵着要我把他们拉进来。


七转八起


>驳回!


二传魂


>汇报……什么?


阴晴圆缺


>国王大人果然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群是干什么的吗?


二传魂


>啊?!你说什么?!!


谨贺新年


>那个……今天被西谷说见到教导主任打招呼的时候太畏畏缩缩当时就觉得很对不起有一种想回炉重练的感觉……


七转八起


>旭!不要这么消极!


谨贺新年


>哎哎?但是……被西谷这么说了就是很难受啊……


二传魂


>我明白了,就是说一下今天发生的事是么?


阴晴圆缺


>国王大人终于反应过来了呵~


二传魂


>月岛!!


七转八起


>好了不要吵!你们俩也赶紧说。


阴晴圆缺


>是……今天一切正常,以上。


二传魂


>今天发现日向很好闻,一切正常。


七转八起


>等等这已经不正常了好么?!影山你什么时候去闻日向的?!


二传魂


>就在今天训练的时候啊,那家伙擦完汗之后把毛巾随手递给我了。


缘下


>额……影山,鉴于你可能生理卫生课都没有好好听过,还是跟你说一下。咱们部里的一年级omega们正在经历身体上的变化,像日向这样出现信息素的现象会越来越频繁,我们alpha在这个阶段要特别注意和他们保持距离,不要和他们共用毛巾,水杯以及衣物,知道了吗?


二传魂


>嗯……为什么?不是很懂。


阴晴圆缺


>国王大人大概不知道“你很好闻”这句话对于omega来说可是性骚扰呢~


二传魂


>哈??


七转八起


>好了别打岔,明天训练之前提前到部活室里来,缘下,旭,你们俩给这家伙上上课。


缘下


>哎?为什么是我?


七转八起


>你能把问题讲清楚,影山这颗木鱼脑袋就拜托你了。


阴晴圆缺


>噗~


二传魂


>月岛!!!


划着屏幕看完了信息,泽村给菅原发了个晚安,满怀担心地睡着了。






几天后,泽村发现了些不对头的地方,如果说影山笨到找不到树,那日向大概就是一不小心硬是长到了影山面前的小树苗……


“影山!给我托球!”小树苗蹦蹦跳跳地在黑发少年面前晃。


“知道了!”影山很不耐烦地伸手准备抓日向的脑袋,伸到一半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又改成推额头,一把把日向推出去了一米多:“走开啦别靠我那么近!”


“干嘛啊!小气!”日向悻悻地嘟着嘴,一股暗暗的清香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对于泽村这种已经有了自己的omega同时又性格严谨的alpha来说,别的omega的味道没有多大的吸引力,加上他平时就很注意控制自己的嗅觉,各种阻隔类药品的使用上也从来没有疏忽过,日向这一点点信息素基本上不构成影响。可是对于影山这种少根筋alpha来说,就很难办了。


果然,闻到日向的信息素之后,影山的眼神在一瞬间锋利了起来,像锁定了猎物的肉食动物一样,他循着猎物的气味,直勾勾地跟在日向后面抬脚就想走,幸好泽村一把把他捞了回来。


“影山!你清醒一点!”泽村晃了晃影山的肩膀,“别吓到日向。”


“可是日向他真的很香。”影山老老实实回答道。


“都说了这种话不能对日向说!”泽村头痛地扶着额,“去缘下那里喷点隔离喷雾吧,别太过靠近日向,不然suga要生气了。”


影山不甘心地点点头,悻悻地走向了缘下。


尽管出了这么个小插曲,这一天的训练依然和平结束了。晚上回去之前,泽村在部活室看到了抱着双臂若有所思瞪着橱柜的菅原。


鬼使神差地,他回身悄悄把门锁上,然后从背后环抱住菅原。


alpha和非发情期就一直无欲无求的omega不同,日常的压力会催化他们本身就旺盛的需求,这些天都在为部里的那些小鬼头烦神,加上菅原像神经过敏一样一直在他耳边唠叨,这些压力怎么说也要从菅原这个始作俑者的身上讨回来。


“大地?”菅原吓了一跳,刚想回头,就被泽村一只手卡住了下巴,泽村的另一只手快速伸过去握住了菅原那只白皙的手,强迫他放开了手上抓着的隔离喷雾。


“大地……”菅原无法回头,估计是知道自己这回逃不掉,他困难地挤出了一句:“你……别在这里……”


泽村觉得自己的呼吸开始有些重,他的手在菅原身上游走,从腰线走到了胸前,然后不客气地搓揉起来。菅原似乎还在企图挣扎,他稍稍用力就把人紧紧圈在怀里,这边舔舔他的耳朵,那边捏捏他的大腿,然后肆无忌惮地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


菅原的腿一下就软了,作为一个被标记过的omega,自己的alpha的信息素是致命的毒药,不但酥软身体,还腐蚀意志,他微微喘着气,自暴自弃地把瘫软的身体靠在泽村的怀里任他予取予求,顺便在心里给他记上了一笔。


当晚,身心舒畅的泽村圈着留宿在自己家的菅原的腰,轻轻咬着他雪白的后颈,美滋滋地看着他一脸不甘地在手机上点着什么,屏幕上似乎是个群,里面正在进行着热烈的讨论。


一会后,菅原甩开手机,气呼呼地往他肚子上捶了一拳。






之后一个多星期,排球部都相安无事,影山一开始对alpha专用隔离喷雾有些过敏,起了疹子,被田中嘲笑了三天终于消了下去,月岛依然开着雷打不动的“节能模式”,丝毫没有因为影山日向的鸡飞狗跳而受影响。


过敏好了之后的影山又开始下意识地注意日向,以至于练习的时候田中提醒了好几次,他才舍得把黏糊糊的视线从日向的身上收回来,还好怪人组合的攻击一如既往得快准狠,并没有因为两个人的性别问题而受到影响。


远处两人正好合作了一个完美的速攻,得分后缺乏危机意识的日向举着双手向影山跑来想来个high five,而影山异常耿直地,毫不犹豫地,一把抱住了日向,把脸埋在他颈窝里就不肯松手了。


当菅原缘下田中西谷等从四面八方喊着“影山山山山你快松手啊啊啊啊啊”朝这俩问题少年跑过来,刚松一口气的泽村就知道,这一周的好日子又到头了。


突然被猎食者圈住脖子,日向已经吓的话都说不连贯,最终还是在缘下的帮助下把影山拉开才获得自由,田中抄起一瓶隔离喷雾就劈头盖脸地往影山脸上喷,管他过不过敏。


在混杂着各种乒呤乓啷声音的惨叫中,鸡飞狗跳的一天又结束了。


乌野排球部alpha自律互督群(5)


[群公告]:不许骚扰本部omega!!


七转八起


>群公告更新了,都给我仔细读一遍啊混蛋↑↑↑


缘下


>哇啊,队长生气了23333


阴晴圆缺


>呵~


二传魂


>……总觉得很对不起……


谨贺新年


>不要放在心上……平常心平常心,日向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记仇的……大概吧……


二传魂


>嗯……


阴晴圆缺


>报告队长,国王大人低落了。


缘下


>报告队长,田中他们吵着一定要加进来。


七转八起


>不许!


缘下


>但是我已经把群邀请发给他们了。


[beta观光团-成田][beta观光团-真正的男子汉][beta观光团-木下]加入群聊


beta观光团-真正的男子汉


>影山啊,看不出来你小子还真敢下手啊哈哈哈哈,今天菅桑脸都黑了哟!~嗯?


七转八起


>田中!不要摆出那种脸!


beta观光团-真正的男子汉


>咦?!大地桑你明明看不到我的!


beta观光团-木下


>田中你在夸影山的时候就别摆出你那副煞神脸了。


缘下


>就是说啊,我们影山好不容易GJ地开窍了!


七转八起


>这种事就不要鼓励影山了!!


beta观光团-真正的男子汉


>咦噫噫噫!大地桑,不能因为你有肉吃,就不管别的兄弟们挨饿啊。


七转八起


>田中!别跟着起哄!!


…………


泽村头痛地关掉了手机,耳边似乎能听到田中那个咋咋呼呼的声音在说着“不能因为你有肉吃,就不管别的兄弟们挨饿啊”,他不禁更大地叹了一口气。


——他哪里有肉可以吃,有汤喝就不错了。


泽村大地比谁都清楚,菅原虽然在一年级和二年级面前一直都保持着“善解人意、温和无害”的前辈形象,但是在泽村大地面前,他从来没有从那个跳跳闹闹的一年级新生长大过。早在他们刚刚熟识的时候他就喜欢捉弄看起来老实安静的泽村,在两人确定关系之后,他似乎又找到了新的方法调戏自己的alpha。


他们的标记相较于这个社会的大部分人来说确实有点早,大部分高中生在高一的时候还只是友情互助的临时标记,而他们却在一次训练后的意外中完成了终生标记,这件事对于“无法抵抗的被狩猎一方”的菅原来说确实有些可怕,第二天早上醒来时菅原雪白的皮肤上的青紫痕迹也确实有些令人心悸,因此菅原与泽村约法三章,在两人成年可以结婚之前,他的发情期会尽量靠抑制剂和隔离喷雾,泽村不许随便招惹他。


扪心自问泽村认为自己不是一个重欲的人,但是他好歹也是一个身心健康的高中alpha男生,因为菅原的这个要求,他硬生生给逼成了“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的超长待“鸡”模式,简直是让他开了荤,却又让他挨饿。


因为上次在部活室里的那件事,菅原直接把他拉黑了半个月,再这样下去,真要变成佛系交往,柏拉图恋爱了。


而现在,他又要强行要求影山走自己的老路……道义上他作为主将有责任规范成员们的行为,但是作为一个深知压抑的痛苦的alpha,他又实在是不忍心……


泽村一边犯困一边想着,渐渐陷入了自我怀疑中。


果然这件事还是要找suga商量一下吧,毕竟影山并没有恶意,suga也没有必要那么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况且当时可是suga眨着眼睛向他保证只要他参与管理,部里的alpha和omega一定能够和谐相处……


话说……菅原眨眼睛的时候真是绝景,他眼睛下那颗泪痣简直是点睛之笔,可惜明明长了一颗泪痣,人却喜欢笑,真是的,应该让他多哭一哭的……他哭起来那么好看。


越想越偏的泽村大地就这样陷入了左手对象右手责任的睡梦中。






 既安宁又纠结的日子一直持续到了周末,泽村被菅原的夺命连环call给硬生生从车站叫了回来。


踏入体育馆他就被扑面而来的alpha信息素激起了全身所有的攻击本能,血液里沸腾的怒气仿佛告诉他现在他应该成为一只立刻扑上去撕咬敌人的雄性肉食动物,泽村知道,这是一个alpha在另一个alpha面前肆无忌惮地释放信息素时才会出现的感觉。


然后他看见了被田中和缘下按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影山,以及远处被菅原抱在怀里安慰的日向。可怜的向阳成长的小树苗此刻T恤领子被拉到肩膀以下,肩头靠近脖子处还有一个红彤彤的牙印。


大量的alpha信息素就算对非发情期且喷了隔离喷雾的omega也不是很友好,让缘下他们把影山送回家之后菅原在泽村怀里缓了半天,一半是身体不舒服,一半是被气得。


好了,现在泽村对影山一点同情都没了。


乌野排球部alpha自律互督群(8)


[群公告]:不许骚扰本部omega!!


七转八起


>群、公、告、再给我仔细读一遍啊混蛋!!


二传魂


>对不起……


beta观光团-真正的男子汉


>影山你今天也太过分了,日向都被吓哭了,还给人留那么大一个伤口,他晚上回家要怎么解释啊?


二传魂


>对不起…………


缘下


>最重要的是,咬都咬了,还没咬成功~


beta观光团-真正的男子汉


>缘下!!不要说出来啊!你一说出来我就csjkcshoife……%¥&&*(gcs


beta观光团-成田


>喂喂!田中你有必要笑到脸滚键盘的程度吗?


beta观光团-真正的男子汉


>瞎说我这是手机!!


beta观光团-木下


>惊现乌野排球部主攻手脸滚触摸屏。


beta观光团-真正的男子汉


>喂!!!!


七转八起


>你们几个再闹我就要踢你们出去了!


beta观光团-真正的男子汉


>对不起……


beta观光团-木下


>对不起。


beta观光团-成田


>对不起~


谨贺新年


>好了好了,大地也消消气,还是说影山和日向的正事吧~


七转八起


>田中你们几个面壁思过去。影山,你实话告诉我,你喜欢日向吗?


二传魂


>喜欢,可爱,想操。


阴晴圆缺


>噗~意外地很直白呢,国王大人、


七转八起


>……这种话千万不要在日向面前说……


缘下


>名副其实的性骚扰呢~


beta观光团-真正的男子汉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我应该在面壁的但是我实在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管理员 缘下 将群名改为‘乌野排球部alpha狩猎群’]


七转八起


>喂喂喂!这个群名怎么回事?


缘下


>不好意思大地桑,手滑了233~


beta观光团-真正的男子汉


哈哈哈哈哈哈缘下GJ哈哈哈哈哈哈哈……


…………


泽村看着因为影山一句话又乱成一片的群聊,叹着气关掉了手机。没想到自己一直小看了影山这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他一直觉得一个长到15岁却还每天定时定点喝奶(盒装牛奶or酸奶)的高一男生,应该不会满脑子艹树才对……


影山也长大了,爸爸很欣慰,但并不代表你可以随随便便给爸爸捅娄子。


他想了想,还是打开手机,给影山发去了一条私信:


二传魂(在线)


七转八起


>影山,限你三天,去给我向日向告白。






在遵纪守法的三好学生泽村大地看来,先告白再交往才是正确的顺序,至于临时标记什么的那还在老后面呢,虽然当年他自己没有遵守这个规范,但并不妨碍他人模人样地对队员们强调这个道德指标。


排球部风平浪静地度过了三天,平静得连泽村都没注意,就到了他给影山设的最后期限。


平心而论他对影山并不是很有信心,毕竟就算他觉醒了作为alpha的本能,也不能在几天之内把一个每天最大的娱乐除了排球就是吃奶的傻孢子变成大情圣,所以泽村其实是做好了再帮一把的准备才去菅原那里刺探军情。


菅原看起来不是很好,他面色苍白,眼神无光,仿佛一夜之间失去了梦想,同时又从周身散发出地狱一般的黑气,低气压明显得半径一米内都能感受到冷。泽村看得心惊胆战,感觉自己只要一句话说错就能把这个小炮仗点燃。


“那个……“他斟酌着开了口,”suga……日向他喜欢……他喜欢影山吗?”


“喜欢啊……”菅原随口回答,楞了一下之后,他像想起什么一样愤愤不平起来:“他喜欢得很呢!”


说完,他用跳发球的力道狠狠把水杯扔到泽村怀里,气急败坏地丢下一句“我再也不管这对笨蛋的事了爱咋咋吧”便走了。


泽村原地凌乱了好一会:那什么……影山告白成功了?日向答应了??


说他强迫日向say yes都比这个有说服力。






搞定了排球部最大的一对定时炸弹,泽村的脸上又洋溢起了秋收一般的愉悦笑容,连日常管理那些让人头痛的问题儿童(注:田中&西谷)都变得很有乐趣。


直到菅原一脸严肃地提出,日向的发情期就要到了,如果影山要临时标记日向,必须要在整个排球部(尤其是清水洁子)的监督下公开透明地进行。


听完菅原的决定,影山的脸一阵青一阵绿,月岛捧着肚子笑得像个杨柳条,而泽村觉得自己的胃隐隐作痛。


作为一个十五岁就“误入歧途”把终生大事实锤了的alpha,泽村大地耿直地认为在全部部员的监督下完成临时标记无异于本世纪最大羞耻play,跟现场看A片没啥区别。所以当他看到影山一脸平静地点头的时候,不禁再一次意识到单细胞不愧是单细胞。


日向的发情期正巧在排球部练习途中,省去了菅原西谷他们满楼跑着找影山的功夫,仔细一想这居然是日向这个搞事高手入部以来干的唯一一件省心事。


在菅原,西谷,山口(观摩)的监督下,以及乌野男子排球部全体beta部员的包围下,影山在用无任何信息素添加剂的洗手液洗完手之后,一步一步走近侧着身子瘫在椅子上的日向。那副画面不太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年人即将一吻定情,更像海关安检。


但是在影山很有仪式感地揽住日向,橘发少年将瘫软的颈项枕在影山看起来很安全的肩上时,泽村还是感到了一丝青春的温度和恋爱的酸臭,他不禁想起了自己的十五岁,本垒上得太快,有些可惜没有好好享受青涩的感情一步一步发展的酸甜。


正想着,一边的菅原叫了起来:“影山!!谁让你咬的?!!”


“哎?不对吗?”影山疑惑地抬起头,“♂V上都是这么演的啊?”


“你连♂V都看过了吗?!!”西谷一脸震惊,不愧是球场上的国王大人,好可怕的学习能力……


“那个……一般普通同学之间的临时标记只需要舔一下或者亲一下腺体就行。”菅原尴尬地打圆场:“一上来就咬破是彻底标记的时候。”


“哦……”影山露出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一般的懵逼表情,低下头——


“你还咬?!”


影山眨了眨眼睛:“嗯……一下子本能地就……”


菅原感觉自己的血压又升高了:“你们…………以后临时标记不许咬破皮肤!”


随着他中气十足的一声吼,月岛不爽地“啧”了一声,吓得山口从他身边跳开了两米。


泽村此刻心情复杂:去你大爷的需要一步一步发展的青涩感情!影山这货明明啥都懂了!!






后来,乌野男子排球部的性别危机在最后一个omega山口忠的发情期结尾而宣告结束,除了菅原差点搂着山口哭诉“我们家就这一个清白孩子了,你们还想怎样?!”之外,整个过程在一片其乐融融中平稳过渡,当事人情绪稳定,没有发生任何alpha暴走或者AO互相伤害的状况。泽村大地大大地舒了一口气,感觉自己倍儿教导有方。


乌野排球部的alpha第二次全体大会现场(部活室),他就最近部里一年级两位omega的事情进行了总结,表扬了影山(智商导致)的冷静自持,同时对明明看起来应该冷静自持实际上却意外出格的月岛进行了表面批评,说完之后回忆起菅原悲痛的表情,觉得有些不妥,于是又进行了真情实意的批评。


结尾处,泽村抓着脑袋头痛地嘀咕了一句:“真是的!乌野这种内部消耗的风气到底是谁带起来的?!”


会场一片安静。


泽村抬起头:“……你们看我干什么?”


——完






彩蛋:


乌野排球部唯一睿智的beta围观群(4)


成田


>大地桑把alpha群的群名换了?


木下


>是呀,毕竟alpha的“狩猎”已经结束了呢~【笑


真正的男子汉


>你们确定影山那种算“狩猎”?那不是瞎猫撞上死耗子吗?


木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成田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真正的男子汉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热度(4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