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gari

【HQ】【ABO】乌野男子排球部omega合作协会

太太shgxuensfaioenbaiofbkal

万物生时诵诗书:

文案:


一个只有四个人的omega组织在一半成员都不靠谱的情况下顶着alpha的压力艰难生存的故事。


Attention:


非典型ABO,omega,beta和alpha并没有体能、智力和性格上的差异,无性别歧视社会设定。


唯一的差别是alpha有天生的攻击性和狩猎欲,另外两性没有。


菅原主视角,CP为影日,大菅,月山,东西。






正文:


傍晚18:37,乌野高中排球部活动室。


菅原孝支一脸严肃地抱臂站在白板前,面前乖乖跪坐着日向翔阳和山口忠。


西谷夕一进门就看到了这个诡异的画面:“菅桑?翔扬,山口,你们在干什么?”


“西谷,你来了……”菅原抬眼看了看,随手一指:“坐下。”


小个子自由人刚想说什么,瞥见队伍里向来温柔开朗的妈妈此刻一脸严肃,不禁吞了吞准备蹦出口的疑问,乖乖坐下,和日向山口排成一排。


“诸位!”菅原一改往日嘻嘻哈哈的样子,用力一拍身后的白板:“情况非常严峻!”


白板上工整地写着几行人名,乍一看像每次公式戦之前的首发队员名单。


“咦?怎么了吗菅原桑?”第一个开口的是向来不怕死的日向,“这是什么?新的攻击阵容?”


“是啊!肯定是吧!!”西谷一如既往接过后辈的话头,“你看这里不是大地桑和旭桑还有影山——咦?影山怎么撤到后卫去了?”


“那个……这好像不是攻击阵容……”山口怯生生打断了西谷,“仔细一看这一排还有月,排球一排不能站这么多人。”


菅原叹了口气:“不是排球的事……日向!”


“是、是!!”


“你前几天也拿到了体检报告了吧?”


“是的,各项指标都正常……怎么了吗菅原桑?”


“你是omega吧?还有山口也是。”菅原又叹了口气。


“是,是的……”被点名的山口颤了一下,尽力把自己快一米八的身体缩得小小的。


“但是omage不影响打排球吧?”日向举起了手。


“有影响啊!影响大了好么!!”菅原瞪起眼睛,狠狠地看了一眼现场三名队员:“加上你们俩一年级的,现在我们部所有成员的性别分化结果都已经出来了,但是这个分布你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么?”


他说着,一拍身后的白板:


A:泽村、东峰、影山、月岛、缘下、清水


B:成田、田中、木下、谷地


O:日向、山口、菅原、西谷


“嗯……没看出什么啊?倒不如说谷地桑居然是beta这一点让我惊讶了很久呢~”日向摸摸短短的橙发,略有些不甘心,“我还以为以谷地桑的性格,肯定是个omega呢。”


“这算什么?最让人惊讶的是龙那个家伙好么?”西谷笑嘻嘻地拍了拍日向,“第一眼我以为他肯定是alpha呢,毕竟性格那么好斗还喜欢跟他校的人摆脸色的人不是alpha太可惜了~”


“那个……西谷桑你没资格说田中桑吧……”山口插了一句。


“你们啊……”菅原的脑门上跳上了几个“井”字:“你们太没有危机意识了!我们学校所有的社团里,我们是唯一一个alpha的数量比beta多的啊!你们知道这是什么概念吗?”


“嗯……也就是说我们是最强的?”日向又举起了手。


菅原忍无可忍地把白板擦扔了过去,砸中了日向的头。






“alpha比例太高我们omega的生存会很辛苦啊你们这群傻孩子!”——菅原孝支






在这个性别分化由来已久的社会,人类的性别被精细地分为了六类,所有人类最早从12岁开始,最晚18岁为止就会出现性别分化,大部分人会在15岁的时候检测出分化结果,也就是高中一年级。


冷静下来之后的乌野排球部omega组围坐在部活室中间,继续刚才被白板擦打断的会议。


“没想到一年级的你们两个居然也是omega……”菅原头痛地抓了抓头发,“要是你们是beta该多好,我就不用那么操心了。”


“总觉得……很对不起……”山口把自己缩得更小了。


“没有没有,不是你的错。”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菅原赶紧改正,顺便摸了摸山口的头发,“只是我们部的alpha比例太高,为了防患于未然,我们需要有相应的应对措施。”


“应对措施?”日向眨巴着大眼睛,一副不理解的样子。


“山口也就算了,日向你上课肯定从来没有好好听讲过吧?”菅原把一沓生理卫生课资料放在部活室中心的桌子上,“作为omega你们必须要有一些生理常识,比如说发情期,经历过的人都知道那是地狱一般的折磨。”


西谷在一边点了点头,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日向和山口看了看严肃的菅原,又看了看少见地没有喊着“气势、勇气”之类的话而是老老实实示弱的西谷,颤颤巍巍地咽了咽口水。


“你们会在这一年内,甚至几个星期内开始出现信息素,颈后的腺体发育成熟,然后迎来第一个发情期,虽然说学校有完善的omega发情期应对措施,药品什么的也很齐全,但是很多omega的发情期是说来就来的,有的时候是课堂上,有的时候是部活里,甚至可能是比赛中……”菅原说,“你们俩也一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陷入发情状态。”


日向和山口打了个寒颤。


“那个时候你们会完全丧失判断力和大部分行动能力,身边alpha太多肯定不好处理,当然我并不是不信任咱们部的alpha们,不如说他们都很可靠,但是如果因为发情失去意识,会给大家带来很多麻烦。”


“那该怎么办吗?求助beta们吗?”日向举起了手。


“就算没有alpha那么强烈,beta也会多多少少受到信息素影响,如果因为他们是beta就依靠他们,不会觉得对他们很不公平吗?”菅原摇了摇手指。


日向悻悻地放下了手。


“也就是说,那个时候能帮助我们的只有同为omega的菅原桑和西谷桑了?”山口适时地找到了重点。


“嗯!交给前辈吧!”西谷做了个握拳的动作,“好歹我们也是过来人!”


“西谷你忘了你在课上出现发情期症状的时候差点把前桌好心想把你送去保健室的alpha同学踹成半身不遂吗?”


“啊啊啊啊菅桑不要说出来啊!!!”


“西谷桑竟然还有这样的武勇伝……好帅!!”


“不要崇拜这种事啊日向!!!”


“……也就是说,发情期会让我们更加有攻击性吗?”


“不是的,不要误会发情期啊山口,会那么干的只有西谷……说不定再加个日向……”


“菅桑……QAQ……”


…………


“咳咳,总之,这份生理卫生资料日向和山口先拿回去看。”菅原细心地将打印资料分给两个一年级成员,“同时从今天开始,由我和西谷两个人负责你们俩的各项事宜,不光光是部活的时候,日常也要时刻和我们保持联系,手机上要建一个群每天汇报身体上的不适反应的任何迹象,一旦出现不良反应,一定要立刻联系我们。”


“是!谢谢菅原桑!”日向接过资料,开心地鞠了一躬。


“还有,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样毫无防备地接触部里的alpha了,一旦你们开始分泌信息素,他们就会闻到……”菅原又加了一句,“虽然说如果你们控制得当他们就不会受影响,但是任何一个omega一开始肯定控制不好,所以为了不对alpha们造成不必要的干扰,要注意保持距离哦。就算是影山和月岛他们两个一年生,也不要给别人添麻烦,知道了吗?”


“菅原桑……好像妈妈……”


“山口你刚才说什么?”


“没、没什么!!”






就这样,乌野男子排球部omega合作协会正式建立。


协会成员四名,其中两名一年生为重点保护对象,另外两名二、三年生担负起所有的监督和照顾这两个一年生的责任,包括“日常omega身体状况打卡群”的每天点名、部活中监督两名一年生与其他alpha和beta的相处情况,随时随地的疑难解答,以及一些经验之谈的建议等等。甚至身为alpha的主将泽村大地在被菅原讲了一顿厉害关系之后,把部里的alpha们抓起来开了个“乌野排球部alpha第一次集体会议”。


总之,在主将和副主将的把握下,乌野男子排球部在最后两位成员性别分化之后,依然井井有条地运行着。


不过见识过“第一次发情期地狱”的菅原心里却很清楚,这只是堪堪维护住的脆弱的平衡。


“菅原桑~”日向翔阳亮晶晶的大眼睛正看着他。


“什么事?”


“影山这几天有些奇怪,没事就皱着眉盯着我的后脑勺看,他该不会还记着我用球砸他后脑勺的仇吧?”小太阳满不在乎地挥着手臂,“太小气了影山那家伙!不就是砸了一下……”


“你说影山盯着你的后脑勺看?”菅原的神经跳了一下,“是什么样的眼神?”


日向摆出了一种恶狠狠地表情:“就像这样!好几次我回头都吓了一跳。”


哇……学得真像233……菅原在心里默默感叹,之后又问:“那他有上手打你吗?”


“没有。”


菅原松了一口气,习惯性地伸手摸了摸小太阳的一头橙毛:“没事的,只要记住我的话,别让他轻易碰后颈的腺体就行了,看几眼应该没啥大事。”


“嗯!”日向乐呵呵地答应,便又蹦蹦跳跳地跑到了远处的黑发大个子面前,吵着要他托球。


菅原头痛地挠了挠头发,在心里叹了口气。


如果说omega是一种麻烦的性别,那alpha的麻烦绝不比omega少。不说alpha之间那种若有若无的敌意,alpha数量多的社团总是容易有各种斗殴事件,光是alpha那种强烈的狩猎欲就是很难办的天性,每次在alpha们的眼睛里看到那种肉食动物锁定猎物一样的眼神时,菅原都要感叹一次自己居然能在一个alpha比例接近50%的社团里和一群alpha一起打比赛。


虽然知道大地他们的眼神里其实是对胜利的渴望,但果然还是……感觉下一秒会被撕了吃掉……比如说去年西谷发情期意识不清的时候,一向软弱玻璃心的旭抱着西谷狠狠瞪着想围上来帮忙的其他alpha的那个眼神……


菅原打了个寒颤,掏出手机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


日常omega身体状况打卡群(4)


麻婆豆腐大使 


>各位,这几天注意和影山保持距离,特别是日向@小小巨人。


小小巨人 


>是!我会注意的!


雀斑TDS


>影山应该不至于吧……毕竟是个单细胞……


嘎哩嘎哩君苏打超人


>就是说!翔扬,我想影山只是想跟你来一场男人之间的决斗!


麻婆豆腐大使


>别不当一回事啊西谷,影山那个性格如果是想打架早就上手了,不可能盯着人看的。


嘎哩嘎哩君苏打超人


>说的也是……不过翔扬不要害怕!如果影山那家伙真的要揍你还有我和菅桑呢!让他尝尝rolling thunder!


小小巨人


>还有again!!


麻婆豆腐大使


>喂!你们!


…………


菅原关上了手机,觉得这个只有四个人的协会根本带不动,心好累。






alpha有的时候真的很可怕,为什么你们就是不懂?


菅原叹着气收拾好包,顺便把书包侧边夹带里的瓶瓶罐罐又检查了一遍。


以前这些抑制剂和隔离喷雾什么的他只要带自己一份就行,现在为了日向和山口那俩不省心的娃,他足足带了三人份的量。


什么?你说西谷?哦,他没关系,一个发情期神志不清的情况下还能踹飞alpha的omega有没有这些东西其实都无所谓~


关起柜子门的时候,一只厚实的手已经撑在他的脸颊边。


“大地?”


背后是一个肌肉结实,分量十足的怀抱,菅原感到自己的脸有些微微发烫,他紧紧攥着包里的那些瓶瓶罐罐,又眼睁睁看着那只有力的手伸过来,包着自己的手强迫他放开了那瓶小东西。


“大地……不要……”他微微挣扎着,却抵抗不了身后越来越热的体温。那只手不容分说地在他的腰腹部摩挲着,慢慢顺着腰线摸到了胸口。


菅原感到自己的头脑开始出现空白,他强迫自己看着眼前隔离喷雾的标签,一行一行默念着标签上的字,试图保持清醒。


本品适用于omega人群的发情期及其前后使用——很好,看进去了……可恶啊,手……手已经碰到胸前了……


有助于帮助隔离各类omega……信息素,缓解腺体……肿胀——“大地……你……别在这里……”该死……眼前看的字已经开始模糊了,体温……在升高……


无毒副作用,太过密集使用可能会产生……依赖性……依赖性?——视力越发模糊,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感觉每一个细胞都被紧紧地攥在身后的alpha手中,任他摆弄。


请在……医生……建议下……使用,谨遵医嘱——身体里的热量越积越多,明明不是发情期,却好像又回到了那种热浪侵袭的感觉中……明明平时随便自己怎么捉弄都只会温柔地笑着的人,在这种时候却又专横又强势。


使用者……若有……过敏症状……请……立刻……就医——可恶,没办法思考了……


啊……alpha真的好可怕……






日常omega身体状况打卡群(4)


麻婆豆腐大使 


>@小小巨人 @雀斑TDS 你们两个今天怎么样?


小小巨人 


>今天训练状态很好!也没有让影山碰我的腺体!


雀斑TDS


>和昨天差不多,也没有觉得身体上有什么异常,月还是跟以前一样,并没有特别注意我也没有什么奇怪举动。


麻婆豆腐大使


>不光是他们俩,其他的alpha也要注意哦。


雀斑TDS


>是!


小小巨人


>是!菅原桑!


麻婆豆腐大使


>啊啊alpha真的很可怕啊……


嘎哩嘎哩君苏打超人


>哈哈哈又开始了,菅桑每次都会感叹这句话!


麻婆豆腐大使


>不是感叹,是真的这么想的啊!


嘎哩嘎哩君苏打超人


>明明菅桑不是那种会被alpha欺负的人,连大地桑都禁受不住菅桑的恶作剧呢~


小小巨人


>是呀是呀!菅原桑脑子又好,行动力又强,有的时候比alpha的其他人看起来都要alpha!


麻婆豆腐大使


>能这么说我是很高兴啦,可是还是那句话,日向山口,你们俩刚刚分化,还没有见识到alpha对omega的影响有多大,西谷你虽然经历过发情期,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次基本上都是在意识模糊的情况下折腾旭。


嘎哩嘎哩君苏打超人


>啊啊啊啊菅桑不要再说了!我那次真的没有什么记忆啊!!


麻婆豆腐大使


>所以说不要小看发情期啊!也不要小看omega的体质!真的会让你们身不由己败下阵来的!


小小巨人


>我不想败下阵!


麻婆豆腐大使


>就是说啊,会很不甘心的!所以你们千万别不当一回事!


小小巨人


>是!


雀斑TDS


>是……


嘎哩嘎哩君苏打超人


>菅桑,我没有败过哦!


麻婆豆腐大使


>西谷你闭嘴。


菅原叹着气关掉了手机屏,感觉到腰上那双有力的臂膀把自己圈得更紧了。






无危机感的日子又持续了一阵子,之后平衡被毫无预兆地打破了。


日常omega身体状况打卡群(4)


小小巨人 


>suga、桑!救我!!


麻婆豆腐大使 


>?!!日向?日向你怎么了?!@小小巨人 


麻婆豆腐大使


>@雀斑TDS 看到日向了吗?!


雀斑TDS


>刚才部活结束之后日向和影山在比赛拖地,然后我就和月先回去了。


麻婆豆腐大使


>我就知道不能让他们独处……@小小巨人 还在么?快回答!


嘎哩嘎哩君苏打超人


>怎么了?翔扬他怎么了?


麻婆豆腐大使


>还好我还没上车,我马上动身回学校,西谷你要不要来?


嘎哩嘎哩君苏打超人


>好!


雀斑TDS


>那我也……


麻婆豆腐大使


>山口你别来,万一别人的信息素什么的影响到你就不好了。


嘎哩嘎哩君苏打超人


>我带上了隔离喷雾和阻断剂,和旭桑一起过来了!


看完了消息,菅原关上手机,随手抓起那些瓶瓶罐罐的omega用品风一样地跑出车站,向学校折返回去。






找到日向和压在他身上的影山的时候,菅原硬是倒吸了一口气。


体育馆光滑的地板上趴着已经软成一滩水的日向,衣衫凌乱,半个肩膀露在外面,而影山正死死地压着橙发少年,一边咬着他的肩膀靠近颈项处,一边紧紧地抱着他。


就算是经历过发情期的菅原,都被眼前这副仿佛野生动物狩猎一般的景象镇住了,好久才反应过来:“……田、田中,缘下,赶紧把影山给拽开!!”


好吧,说了不想麻烦alpha和beta们,却还是把他们叫来了,毕竟以自己一个omega能不能搞定影山一个180的强壮alpha还是个问题。


中流砥柱的优秀beta田中和冷静alpha缘下把影山拉开的时候,黑发二传手还恋恋不舍地箍着小个子少年的肩膀,在他颈项边磨了磨牙,一副不舍得的样子。而日向肩头已经被他咬出一个红彤彤的印子,渐渐地往外渗血。


“这家伙发什么疯啊可恶!”田中一边驾着影山一边抱怨,“上次是和日向打架,这次是要干什么啊!”


“这个……肩膀上的伤口……”缘下一边冷静地扶正迷迷糊糊任人摆布的日向,一边帮着菅原给日向喷隔离喷雾,“难不成……影山是在尝试标记日向吗……?”


“哎??然后因为找不准腺体的位置所以咬在这里了吗?!”菅原手一抖,差点喷到缘下的脸上,“明明是个alpha却蠢到这份儿上没问题吗?!!”


“噗……!”田中笑喷了,顺手没驾稳,让影山跌了下去,“托他是个笨蛋的福,日向这回算是有惊无险。”


这一摔,被omega信息素迷惑的alpha也渐渐清醒了过来,之前凛冽的猎食者气息荡然无存,只剩下一脸懵逼。他眨了眨迷茫的眼睛,看了看刚刚他势在必得的日向正迷迷糊糊地披着不知道谁的队服躺在一边,转过脸又看到了自己面前站着的怒气冲冲的三个人。


“……菅原前辈?田中桑?缘下桑?”


“哟,你醒了啊,Ka-Ke-Ya-Ma?”田中双手叉腰,一脸要打架的表情。


“在?”影山有种不祥的预感。


…………


在随后赶来的西谷和东峰的帮助下,日向的危机完美解决了,事后了解的时候菅原才知道,并不是日向突然进入发情期,而是对日向虎视眈眈已久的影山控制不住自己的信息素,硬是把日向逼进了假性发情期,因为菅原及时喷了隔离喷雾,假性发情的症状消失之后,影山自然也清醒了过来。


事情虽然能解释清楚,但是影山咬着日向的肩膀时那种肉食动物一般的眼神还是让菅原心有余悸。这件事之后,影山成了乌野排球部头号监视对象,除了训练之外被严格禁止接近日向,防止他又“一不小心”把日向给办了。


之后连着几天影山却还是有意无意地想靠近日向,然后被西谷或者菅原给赶回去,菅原觉得自己过得心累无比,最后干脆对着大地一顿捶,让他回去好好教育教育影山,好好一浓眉大眼的娃,咋连基本常识都没有。


估计和日向一样,生理卫生课都睡过去了。






日常omega身体状况打卡群(4)


麻婆豆腐大使 


>上次真是吓死我了,日向你这几天没事吧?@小小巨人 


小小巨人


>没事了,让菅桑担心了。只是假性发情而已,休息一天就好了。


麻婆豆腐大使


>不能大意啊,假性发情如果处理不好会对身体产生影响的。


雀斑TDS


>是呀是呀,要好好休息。


嘎哩嘎哩君苏打超人


>影山果然是个行动派啊,我就知道!


麻婆豆腐大使


>西谷!别提这件事了!小心日向又受刺激了。


嘎哩嘎哩君苏打超人


>咦?啊不好意思翔扬@小小巨人


小小巨人


>哈哈没事没事,不如说仔细回想起来,好像确实是我的错……


麻婆豆腐大使


>什么?


小小巨人


>是我缠着他比赛拖地的,好像一开始控制不住信息素的也是我……


嘎哩嘎哩君苏打超人


>难道说影山其实是被你影响的???


小小巨人


>嗯……而且……如果是影山的话……我……我没问题的!


小小巨人


>啊啊啊好羞耻!!!这个要怎么撤销上一句话啊!!!!


麻婆豆腐大使


>撤销不了的,我们都看到了。


雀斑TDS


>撤销不了的,我们都看到了。


嘎哩嘎哩君苏打超人


>撤销不了的,我们都看到了。






人生最大的失意之一,就是我一直认为应该尽力阻止的性骚扰行为其实是笨蛋们之间的双向相思。——菅原孝支






练习结束后,乌野的那对幼驯染一如既往走在已经渐渐变暗的街道上。月岛一语不发,山口也摸着自己的鼻子心不在焉,似乎在想着什么。


不知道是不是体质的原因,山口觉得自己似乎发育得比日向要慢很多,前几天日向和影山那件事之后,校医给日向的腺体消毒检查的时候说了日向的腺体快要成熟了之类的话,那时候山口看了看日向颈后那块泛着红晕微微鼓起的腺体,又摸了摸自己的后颈,发现他现在连腺体的位置都还不明显。


果然自己的发情期还早,应该不用担心吧?这样想着的山口一不注意撞倒了前方温暖的后背上。


“月、月?啊……对不起,月!”他一边摸着鼻子,一边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停下脚步的月岛。


“前几天日向那个矮子差点就被国王大人标记了呢。”月岛回过头。


“嗯,嗯……?”


“也就是说,日向那家伙差点就要成为王后大人了呢。”


“嗯……月你在说什么呀,哈哈……”omega的本能让山口缓缓生出一股心悸,似乎脖子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轻轻地掐住一般。


“我是说——”


“连那对笨蛋组合都走到这一步了……”月岛在阴影中逼近几步,盯着山口:“你还要让我等多久?”


来自alpha的那种炸裂般的压迫感瞬间蔓延全身,山口吓的后退几步,此刻他面前的幼驯染完全不是日常那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低电量”的样子,相反,现在的月岛在不甚明显的月光下,半张脸都罩在阴影中,双眼泛着肉食动物一样的锋利光芒,不着痕迹地磨着牙。


这样的月岛让山口觉得很陌生,但月岛的表情山口却很熟悉——前几天看的野生动物纪录片里,锁定了羚羊的狮子好像也是这种感觉……


“没关系,不用担心,我才不是国王大人那种硬来的笨蛋”似乎察觉到山口在害怕,月岛转脸又露出了公式化的笑容“在你的腺体成熟,进入发情期之前,我会一直看着你的。”


“所以——”他上前几步,伸手轻柔地摩挲着山口的后颈:“快点长大吧,忠。”






等山口有勇气把那天晚上发生的事说出来的时候,日向已经度过了他的第一个发情期。


没有想象中的兵荒马乱,也没有任何omega或者alpha的暴走,准确地说一切都井井有条。日向和影山早在那之前就互相告白,所以发情期刚开始影山就顺利地给日向做了临时标记,加上抑制剂的帮助,他在没什么痛苦的情况下度过了那三天。


山口颈后的腺体也在逐渐发育成熟,因为他比日向听话很多,在菅原和西谷的帮助下,整个过程中除了月岛表现得有些焦躁之外,排球部其他成员均未受影响。


“咦?对了,为什么菅原桑从来没有发情期的烦恼啊?”部活结束之后的坂下商店门口,经历了一个多月的动荡之后,日向终于发现了华点,“平时好像也没有见他做什么防护?”


“你说菅桑啊~”西谷放下了手里的嘎哩嘎哩君,“他已经被完全标记了,在第一次发情的时候。”


“咦?哎哎哎哎哎哎哎哎哎?!!”日向和山口都发出了意义不明的惊叫。


日向转脸去看从坂下商店里捧着包子走出来的菅原,裹得严严实实的围巾在他的动作下松了一点,露出白皙光洁的后颈。


在腺体的位置,有一个已经痊愈但是却留下完整形状的咬痕。


“谁?谁做的?”日向盯着那个齿痕的眼睛瞪得大大的,一脸不可思议。


“不如说谁能在泽村队长那么严密的保护下做这种事?”山口一边问一边不可置信地看着远处在坂下商店门口打打闹闹的三年生。


“嗯,谁?那还用说吗?”西谷一摊手:“大地桑自己呗。”






因为我们的主将,切开来是黑的啊。


——完。






彩蛋:


乌野排球部alpha狩猎群(8)


七转八起


>@二传魂 suga今天又跟我点你名了,别再那么直接地盯着日向了,再让suga烦心他就要爆发了,你注意点。


二传魂


>可是日向最近很好闻啊,不自觉就想站近一些。


缘下


>你冷静点影山,万一把日向吓到了怎么办?


谨贺新年


>是、是啊……omega发情暴走起来很可怕的,平常心,平常心。


beta观光团-真正的男子汉


>哈哈哈哈哈明明喜欢人家,却不会表达只会恐吓人家吗哈哈哈哈哈,很有影山的风格啊!


二传魂


>田中桑!!


阴晴圆缺


>噗~!


二传魂


>月岛!!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笑!


beta观光团-成田


>话说明明只是部里的alpha交流群,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啊?被菅原桑知道了会被骂的。


七转八起


>嘛……这个嘛……


谨贺新年


>本能地……就起了这个名字……


七转八起


>千万别让suga知道这个群的存在。






乌野排球部唯一睿智的beta围观群(4)


成田


>啧啧啧,我就知道alpha靠不住。


木下


>啧啧啧,真是一旦被本能支配就肆无忌惮的动物呢~【笑


真正的男子汉


>你们看到大群里的聊天了吗??大地桑超~搞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木下


>O管严


成田


>O管严


真正的男子汉


>O管严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本篇后续:→链接←


后记:


这是一篇想表达AO之间微妙的狩猎和躲避关系的文,大概就是老母亲菅原费尽心思也没能保护自己家两颗大白菜,同时自己也早就被人(大地)拱了的悲伤的故事233。


总之就是那种明明大家关系超好可是在性别上就是有微妙的对抗感的男孩子们之间的森林法则的感觉~!



评论

热度(894)